啥粮都吃啥坑都躺的秃子

阴差阳错 [一] [民国哨向]

1

曹鹤阳一脸的欲哭无泪看着自己这不争气的兄长笑的快岔了气的模样,耳边尽是他大哥独有的魔性笑声。此刻,曹鹤阳无比后悔把他的灵兽放出来了。

午后,过了午休时间的曹鹤阳瞅着还有点时候准备再趴桌上小鼾偷懒一会,却是被他大哥一个电话给直接打去了政府办公厅,以曹鹤阳的性子以为是他大哥那里出了什么事,电话里也是含糊其辞的没有交待清楚。招呼都没打的捞上车钥匙和枪套,一路上脚下生风还时不时的低头扣进皮带,坐进车转动钥匙发动,都没来得及和守卫打招呼便转轮冲了去了街道,脑内规划出最近的路线,多亏了向导的思维敏捷才不至于在这上面浪费时间。

思维网捕捉到自家大哥所在的位置,转过方向直接去到了边区临时军部,下车随手带上车门习惯性的放出了自己的灵兽,一只白貂从虚无钻出修长的小个头跑的賊快,一溜烟就钻进了院子中央的雪豹怀里,亲昵的好似兄弟。

无暇理会这些,曹鹤阳一进院内就去了大堂,看见自家大哥正悠闲坐在太师椅上转动手腕削着苹果,听见动静了也只是手腕施力切下小块米白朝着曹鹤阳晃晃,“吃吗?”

如果能用调色盘形容一个人的脸色,那曹鹤阳的脸完全就是杂七杂八各种颜色混合一起的黑,气不打一处来的抬步走近大哥身侧,声带上些许无奈。“大哥,你叫我来不会就是为吃口苹果吧。”

“怎么会,喏,一会从上头调来个军旅你带着熟悉熟悉环境。”就这事?弄的我还以为你跟谁又干上了,听言曹鹤阳才卸去了一身的警惕,从大哥手里捞来块大的苹果,没好气的狠咬一口,看得大哥还以为接下来的那口就得咬在他的身上了,咧咧嘴挥去了脑中牙齿嵌入皮肉的疼痛感,听得门外车辆动静,这才收了对着自家人的随意,换上了一副客套又不显得疏离的笑容。真是只狐狸,曹鹤阳暗暗吐槽。

曹鹤阳随之身后来到大院,还不等曹鹤阳看清来人的模样却是被自己灵兽的行径给弄的无比窘迫,只见那只灵巧的白貂顺着那人塞进军靴而显得越发挺直的小腿而上,揪着啃着裤子一路爬上了那人的军外衣的口袋钻了进去。看它还冒出个脑袋一脸的满足似乎是对于这人的气息很是满意,曹鹤阳本以为来人会直接将那小家伙掏出丢甩出去,却是在没有察觉到他身上的哨兵气息后算是知道了原因。听到耳边大哥的好心提醒,这才收了着急的样子,掩饰尴尬的随手理齐衣角,抬眸视线从人鼓囊囊的口袋移到了脸颊之上。这人,长得真是难以言表。

大哥开口引荐,“曹鹤阳,警察局副局长也是负责你这边地区的巡逻队队长,我们家排行老四,朱旅长叫他小四就好。”言简意赅,也是道了来头,那边抬手摘了帽子随手抚上滑下的刘海,“朱云峰,国军一零五旅长,我这人生地不熟的有什么还麻烦小四兄弟您多多担待啊。”

声音低沉也是中气十足的人,练家子无疑了,只是这口头习惯,多听听就习惯了,嗯。自然伸手出去在握住那人手掌后习惯性的用指肚轻按了朱云峰的手腕血管位置,为的是查看这人是否含有哨兵基因,一来为了提防二来想确认一下这人到底有没有看到自己灵兽的“求抚摸”的样子。

朱云峰也是纳闷,这副局长摸老子手腕摸的那么起劲干嘛,这模样倒是和他那灵兽有几分的相似,可讨乖了。“咳,曹副局长?”一语似乎是戳醒了曹鹤阳,连忙收回了这手尴尬的还在裤腿上蹭了蹭,“那个…朱旅长,你别、”正准备找话打破这尴尬,这边大哥插话了,“我先走了,上头的人催我了。这里你处理我放心。”

你一天不丢麻烦给弟弟会死啊。来自曹鹤阳无情的怨念。

这下好了,大哥这个话头子走了,留俩木头脑袋在这干瞪眼。天也热,曹鹤阳的视线就从朱云峰脑门上冒出的薄汗滑倒了异样凸起的口袋,这家伙还不出来。“那啥,就我们两个人了我给您介绍个兄弟?”为了打破尴尬气氛,朱云峰也是才想到他那个不是人的兄弟,脑中指令打开精神结界,才一个小口一团黑色就钻了出来,要说按朱云峰的反应怎么也会抓住个尾巴,结果还是抓空了。“他妈的,老子又忘了你个杜宾尾巴短的可怜…”估计是不忍心见的,朱云峰果断选择冲上前去抱着后退拉扯着这动作一点都不矜持的大黑狗。

这曹鹤阳还没反应过来边被这扑过来的一团黑给吓愣了,一条粗糙的不行的大舌头对着脸就是一顿吧唧啪唧的,挂了一脸口水不说脸上还被这狗舌头舔的红了大片。都说灵兽随主人,这人灵兽这么不矜持想他自己…?!曹鹤阳想着想着才想到了关键,这人是哨兵!那他不就看到了白貂撒娇…没脸见人了。曹鹤阳冷着个脸无视了那条大狗脸上受伤的神情毅然决然的把这狗推回了朱云峰的怀里,如果不是朱云峰这家伙笑出声来,他真的可能绷的住。

“哎呦我去,他娘的笑死我了…哈哈哈”朱云峰知道这曹鹤阳在意的啥,一开始为了不招摇就收敛了哨兵控制,哪里想到一进门就看到了个小白球溜脚边打量轻嗅,这不刚想抱抱这家伙却是被庭中人一句话给中止了动作只好作罢,通过对向导的感知,只是面对这脸模子差不多的人便认出了这白团是这个曹鹤阳小四儿的灵兽,看他一副强忍的教训灵兽又要保持的一本正经的样子,朱云峰真的是憋疯了才没有笑出来。

看到一个毛茸茸的白色蓬松从朱云峰的口袋里露出些许,曹鹤阳此刻只要带着自己的灵兽离开这个让人窘迫的地方,直步走进捏着那点尾巴就把小白貂给提溜了出来,这家伙还不依,偏要就在这人的怀里,这不,自家人就较上劲了。一个要出来一个要进去,朱云峰笑累了就看着这曹鹤阳猫着个腰小心也不敢真用力的拉拽着那跟白毛,也是笑够了也看不过去了,一手挠了挠脑袋直接覆在曹鹤阳的手背,两指一夹便把白貂抽了出来,翻过那人的手掌给放它在了手心,还想再羞这人几句,可惜这边还得把持的自己这个狗兄弟再给扑上去。

相互离了些许距离,心里都在数落灵兽的不矜持害得自己丢大丑。如果没有灵兽时不时不满的叽叽汪汪,还得是一片死的沉寂。

“咳…,以后多多指教了啊。”

“嗯…,那个朱旅长,住宿伙食还有导游费用,一共80元。”

“…”

阿风:

恭喜恭喜!

苏雾:

本子预售开始啦!

那个内容有些偏差,我没弄清QWQ

【犹似故人归】是玉阳衍生,风苏CP

【镜中人】是水仙篇,王天风x刘奕君


感谢为这个本子付出努力的小伙伴!能在18岁之前出第一个本子,激动万分!

(额……未满18写18R……嘿嘿嘿)

鸣谢雷雷!封面和本宣都辛苦你啦! @格仔 

鸣谢柏纳多!明信片可爱炸了! @柏纳多 


          预售链接戳戳戳!          

微博抽奖截止到6.5!


之前额……答应过雷雷,销售超过50本歌会要唱小蛮腰//////


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啊啊
毫无防备一口糖!!!!!!!

果然熬夜熬到这个点是有回报的!!!!!!!!!!!!!!!!

心病还须心药医 (庄恕X陈亦度)

    面对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位陈总,自己多少觉得几分无奈。
      十分钟前他打来电话,说是想找自己看病,几句话了解了情况,这病又不属我专攻的胸外科的范畴,心病还须心药医,怎么也是应该找心理医生吧…
      电话里一时说不清便叫他来了自己家里,看到他人不像是被疾病折磨过的样子啊,顶多就是睡眠不足,不禁猜测他倒是葫芦里卖的啥。
      “我不知道。只有一个背影,很孤寂,就像一把刀,能剜进我的心里,细细的翻搅。他明明什么都没做。”听他这么说不禁叹气,这陈总确实是得了心病,还挺严重的啊。
    出于医师道德,本想拒绝他的治病请求,见他这样又于心不忍,便答应了他并向他保证自己会治好他的病的。
     时间的走动总是在不经意间,见已经这么晚了便让他留下来将就一晚。
   “以后我们有很长的相处时间啊”
    “你什么意思?”
     “我不是要帮你治病吗?不和你多接触我怎么治?”
     “那好啊。不介意的话,我就要打扰一阵子了。”
      “不介意”  
          打扰一辈子也是可以的啊……

纯案件过程,无cp向

“一家四口人无缘无故在家中毒,现其中这家人的小女儿当场死亡,女主人和大女人已经送去医院抢救,男主人并无大碍……”听着来人的报告,不禁皱眉,“是否查明原因?”,“我们技术人员也已经对现场的食物水体采样,现在正在等化检结果”,微微点头“嗯…好,等会我们再去现场一趟。”,出警直接来到现场,这是一个大型蔬菜批发市场的后仓库,发生了这种事情,这个批发市场估计会萧条好一会时间啊。
进到仓库,空气中微微有些潮湿,可能是昨天大雨的缘故。
现场的地上杂乱,到处都有中毒后的呕吐物,问同事“结果出来了没有”,“刚刚出来了,我们对于现场他们昨天晚上吃的食物混沌以及冰箱内的原料进行了取样,同时也通过对照监控,对他们购买原料的商店里的食物也一并化验,结果都为阴性…”,听到这不禁疑虑“这样的话就不是食物中毒啊…嗯?这仓库里怎么不见有什么蚊虫?”
按理这个季节这个环境下不可能会没有蚊虫的,对这一点不禁有些怀疑。对现场又勘察了一遍,在冰箱下面发现我大量死去的蚂蚁。“嗯?哎你过来,这之前没有发现有吗?”,“嗯?没有,昨天来的时候已经都清过一次了的”,“是吗……”看着这不禁沉思:不是食物中毒,这里又有这么多的虫子尸体……突然的一阵头晕,让自己差点站不住脚,“呃、怎么回事……莫非是空气!”连忙带着他们退出这个仓库,他们都开始有些不同程度的中毒情况,开始肯定是空气中有毒物了。
“你叫卫生部门带检测空气成分的仪器来,顺便打120的人来,把几个情况严重的找送去医院,再从局里调一批防毒面具来”。
在外面等了一会,需要的东西都到位了,带上面具跟着他们进去了。果然跟自己猜测的没有错,的确是空气中有毒物,根据仪器检测空气中磷化物超标,“李警官,这个磷化物的浓度是越到室内浓度越高,分析是磷化氢气体,无味剧毒,长期吸入会对人的内脏有巨大损害”皱眉“知道来源吗?”、“按浓度来看应该是隔壁仓库里气体飘过来的”听到这里马上带人去来到隔壁仓库,是一个中药仓库,叫来主人怎么这是怎么回事,他自己却说自己也不知道。在仓库里四处看着,发现有很多纸包包着白色的粉末,问是什么,他支支吾吾的回答是杀虫药。“嗯?这杀虫药能放这么多吗,这都有一公斤了啊”这时化验科的同事说到“这是磷化铝,遇水会挥发成磷化氢,嗯!”想到昨天的大雨,这也就合理了。“你是昨天投放的药,昨天大雨空气潮湿,药挥发成了有毒气体”
看来这毒的源头就是这个杀虫药。
叫来同事采样,带仓库主人回局。
这个案子就算是破了,不是有人恶意投毒,竟然只是场意外,可惜受害人家里的大女儿于刚刚抢救无效身亡……
“人可真是脆弱啊……”

【凌李】二十四小时…………(莫名的虐)


密室里一片死寂,在中央坐着一个人,从通风扇透过来的光照在他面无血色的脸上,本是规律整齐的头发现在由于之前的折磨都散了下来,粘在脸上,看的原本清俊的脸庞变得无比恐怖。
  之前打的迷药药劲还未褪去,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已经在这个房间里待了又多久了,是一个礼拜还是一个月都不知道,只知道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然而这也是无谓的了。
之前的折磨让他现在自己很累了,闭上眼,能清楚的看到他睫毛的颤抖。自己已经想透了脑子,也没有想到会是谁这样做,但是自己知道那个人他是想看自己疯,想看着自己去死。
不禁苦笑。
啪啪啪,谁在鼓掌?
“熏然……”谁!谁的声音…不可能……不可能是凌远!不、不可能!
猛然睁开眼,看清来人的脸,不由的瞳孔收缩,“不会的…不会的……怎么会是你、怎么会是凌远你!”
自己想想过很多可能,唯独没有想到过会是他!
看着他在昏暗的光线下的笑脸,自己的心不由的撕裂般的痛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是你!”自己的声音嘶哑的刺耳。
他靠近了俯下身看着自己“啧啧啧,熏然啊…为什么……为什么呢…因为你是我最爱的人啊!”
他身上熟悉的气味充斥着自己的鼻腔,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哈…你是不是要问我爱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对你吗?”
他的脸没有一丝温暖,冷漠的自己开始怀疑他不是凌远。
他顿了顿“抱歉…熏然……就当是我今世欠了你的……”
“呃!”为什么感觉不到痛呢?!为什么感觉不到刀子扎进来的痛啊!为什么…凌远为什么…………
身下的人已经没有了气息了,他已经走了。
“熏然!熏然我、你等我…我马上就去下面找你!”

……………………………………





b草草收尾…………第一次发文,有些渣见谅

明明早上好好的一个人。。晚上成这样了。。。居然有人说是打气了??😂😂(东哥发型实力cos三胖。。)明明穿红衣都好看。。今晚却。。。哎

噫 东哥今天晚上红西装耶!!!!再次配一脸啊!!(不对 发型师咱们来谈谈啊😒)

接上贴的其他记录😂😂😂
(p5的。。哎)

没错!!昨天群里的匿名定谢玉皮c藺晨的那个人就是我😂😂[看萧景琰和谢玉的对话。。。]那么两小段污就看出来我不是写文的人啊😂😂

咬唇妆内!!我个女的都没画过!!感觉要被凯凯的眼睛吸进去了!!!靳东你别瞪 (p5)谁见你自己你去米兰呢 后悔吧 只能撸手机看自家老婆在外面各种撩人吧!(p6还内八字卧槽)!哈哈心疼你一秒钟😂😂

一个在米兰,一个在厦门。。。实在是没有什么糖吃啊😭😭只能啃点老糖啊!😢😢(爱的凝视ing~)

这两个妥妥的攻不过一秒和受不过一秒哈,哎 这都是命啊😊😏😊😏😊

这两个完全不一样的感觉的啊!!!这真的攻受分明啊!!!😊😊😊(感觉东哥的眼神能杀人了啊。。。凯凯的眼睛圆圆的。。萌死人了。。。都能杀人啊😱😱)

看的这张图我污了啊!!!还有东哥一脸没有吃抑制剂似的!!瞬间脑补小黄文😌😌😜

坚定不移的站定胡霍!!!

哎咦席吧!!!标题什么鬼啊?!!!😂😂😂😂我不要脸的笑了。。。

不记得是哪位要的吃蛋糕舔手指的照片(ฅ>ω<*ฅ)啦啦啦啦啦啦希望你可以看到呢(ง •̀_•́)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