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粮都吃啥坑都躺的秃子

心病还须心药医 (庄恕X陈亦度)

    面对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位陈总,自己多少觉得几分无奈。
      十分钟前他打来电话,说是想找自己看病,几句话了解了情况,这病又不属我专攻的胸外科的范畴,心病还须心药医,怎么也是应该找心理医生吧…
      电话里一时说不清便叫他来了自己家里,看到他人不像是被疾病折磨过的样子啊,顶多就是睡眠不足,不禁猜测他倒是葫芦里卖的啥。
      “我不知道。只有一个背影,很孤寂,就像一把刀,能剜进我的心里,细细的翻搅。他明明什么都没做。”听他这么说不禁叹气,这陈总确实是得了心病,还挺严重的啊。
    出于医师道德,本想拒绝他的治病请求,见他这样又于心不忍,便答应了他并向他保证自己会治好他的病的。
     时间的走动总是在不经意间,见已经这么晚了便让他留下来将就一晚。
   “以后我们有很长的相处时间啊”
    “你什么意思?”
     “我不是要帮你治病吗?不和你多接触我怎么治?”
     “那好啊。不介意的话,我就要打扰一阵子了。”
      “不介意”  
          打扰一辈子也是可以的啊……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