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粮都吃啥坑都躺的秃子

阴差阳错 [一] [民国哨向]

1

曹鹤阳一脸的欲哭无泪看着自己这不争气的兄长笑的快岔了气的模样,耳边尽是他大哥独有的魔性笑声。此刻,曹鹤阳无比后悔把他的灵兽放出来了。

午后,过了午休时间的曹鹤阳瞅着还有点时候准备再趴桌上小鼾偷懒一会,却是被他大哥一个电话给直接打去了政府办公厅,以曹鹤阳的性子以为是他大哥那里出了什么事,电话里也是含糊其辞的没有交待清楚。招呼都没打的捞上车钥匙和枪套,一路上脚下生风还时不时的低头扣进皮带,坐进车转动钥匙发动,都没来得及和守卫打招呼便转轮冲了去了街道,脑内规划出最近的路线,多亏了向导的思维敏捷才不至于在这上面浪费时间。

思维网捕捉到自家大哥所在的位置,转过方向直接去到了边区临时军部,下车随手带上车门习惯性的放出了自己的灵兽,一只白貂从虚无钻出修长的小个头跑的賊快,一溜烟就钻进了院子中央的雪豹怀里,亲昵的好似兄弟。

无暇理会这些,曹鹤阳一进院内就去了大堂,看见自家大哥正悠闲坐在太师椅上转动手腕削着苹果,听见动静了也只是手腕施力切下小块米白朝着曹鹤阳晃晃,“吃吗?”

如果能用调色盘形容一个人的脸色,那曹鹤阳的脸完全就是杂七杂八各种颜色混合一起的黑,气不打一处来的抬步走近大哥身侧,声带上些许无奈。“大哥,你叫我来不会就是为吃口苹果吧。”

“怎么会,喏,一会从上头调来个军旅你带着熟悉熟悉环境。”就这事?弄的我还以为你跟谁又干上了,听言曹鹤阳才卸去了一身的警惕,从大哥手里捞来块大的苹果,没好气的狠咬一口,看得大哥还以为接下来的那口就得咬在他的身上了,咧咧嘴挥去了脑中牙齿嵌入皮肉的疼痛感,听得门外车辆动静,这才收了对着自家人的随意,换上了一副客套又不显得疏离的笑容。真是只狐狸,曹鹤阳暗暗吐槽。

曹鹤阳随之身后来到大院,还不等曹鹤阳看清来人的模样却是被自己灵兽的行径给弄的无比窘迫,只见那只灵巧的白貂顺着那人塞进军靴而显得越发挺直的小腿而上,揪着啃着裤子一路爬上了那人的军外衣的口袋钻了进去。看它还冒出个脑袋一脸的满足似乎是对于这人的气息很是满意,曹鹤阳本以为来人会直接将那小家伙掏出丢甩出去,却是在没有察觉到他身上的哨兵气息后算是知道了原因。听到耳边大哥的好心提醒,这才收了着急的样子,掩饰尴尬的随手理齐衣角,抬眸视线从人鼓囊囊的口袋移到了脸颊之上。这人,长得真是难以言表。

大哥开口引荐,“曹鹤阳,警察局副局长也是负责你这边地区的巡逻队队长,我们家排行老四,朱旅长叫他小四就好。”言简意赅,也是道了来头,那边抬手摘了帽子随手抚上滑下的刘海,“朱云峰,国军一零五旅长,我这人生地不熟的有什么还麻烦小四兄弟您多多担待啊。”

声音低沉也是中气十足的人,练家子无疑了,只是这口头习惯,多听听就习惯了,嗯。自然伸手出去在握住那人手掌后习惯性的用指肚轻按了朱云峰的手腕血管位置,为的是查看这人是否含有哨兵基因,一来为了提防二来想确认一下这人到底有没有看到自己灵兽的“求抚摸”的样子。

朱云峰也是纳闷,这副局长摸老子手腕摸的那么起劲干嘛,这模样倒是和他那灵兽有几分的相似,可讨乖了。“咳,曹副局长?”一语似乎是戳醒了曹鹤阳,连忙收回了这手尴尬的还在裤腿上蹭了蹭,“那个…朱旅长,你别、”正准备找话打破这尴尬,这边大哥插话了,“我先走了,上头的人催我了。这里你处理我放心。”

你一天不丢麻烦给弟弟会死啊。来自曹鹤阳无情的怨念。

这下好了,大哥这个话头子走了,留俩木头脑袋在这干瞪眼。天也热,曹鹤阳的视线就从朱云峰脑门上冒出的薄汗滑倒了异样凸起的口袋,这家伙还不出来。“那啥,就我们两个人了我给您介绍个兄弟?”为了打破尴尬气氛,朱云峰也是才想到他那个不是人的兄弟,脑中指令打开精神结界,才一个小口一团黑色就钻了出来,要说按朱云峰的反应怎么也会抓住个尾巴,结果还是抓空了。“他妈的,老子又忘了你个杜宾尾巴短的可怜…”估计是不忍心见的,朱云峰果断选择冲上前去抱着后退拉扯着这动作一点都不矜持的大黑狗。

这曹鹤阳还没反应过来边被这扑过来的一团黑给吓愣了,一条粗糙的不行的大舌头对着脸就是一顿吧唧啪唧的,挂了一脸口水不说脸上还被这狗舌头舔的红了大片。都说灵兽随主人,这人灵兽这么不矜持想他自己…?!曹鹤阳想着想着才想到了关键,这人是哨兵!那他不就看到了白貂撒娇…没脸见人了。曹鹤阳冷着个脸无视了那条大狗脸上受伤的神情毅然决然的把这狗推回了朱云峰的怀里,如果不是朱云峰这家伙笑出声来,他真的可能绷的住。

“哎呦我去,他娘的笑死我了…哈哈哈”朱云峰知道这曹鹤阳在意的啥,一开始为了不招摇就收敛了哨兵控制,哪里想到一进门就看到了个小白球溜脚边打量轻嗅,这不刚想抱抱这家伙却是被庭中人一句话给中止了动作只好作罢,通过对向导的感知,只是面对这脸模子差不多的人便认出了这白团是这个曹鹤阳小四儿的灵兽,看他一副强忍的教训灵兽又要保持的一本正经的样子,朱云峰真的是憋疯了才没有笑出来。

看到一个毛茸茸的白色蓬松从朱云峰的口袋里露出些许,曹鹤阳此刻只要带着自己的灵兽离开这个让人窘迫的地方,直步走进捏着那点尾巴就把小白貂给提溜了出来,这家伙还不依,偏要就在这人的怀里,这不,自家人就较上劲了。一个要出来一个要进去,朱云峰笑累了就看着这曹鹤阳猫着个腰小心也不敢真用力的拉拽着那跟白毛,也是笑够了也看不过去了,一手挠了挠脑袋直接覆在曹鹤阳的手背,两指一夹便把白貂抽了出来,翻过那人的手掌给放它在了手心,还想再羞这人几句,可惜这边还得把持的自己这个狗兄弟再给扑上去。

相互离了些许距离,心里都在数落灵兽的不矜持害得自己丢大丑。如果没有灵兽时不时不满的叽叽汪汪,还得是一片死的沉寂。

“咳…,以后多多指教了啊。”

“嗯…,那个朱旅长,住宿伙食还有导游费用,一共80元。”

“…”

评论

热度(20)